亞修斯的碎碎唸
我用自己的程式,記錄自己的心情,抒發自己的想法
自稱亞修斯,網路上通稱Zero Schumacher,自14歲接觸CF後一頭栽進CF的世界超過10年,以「把所有CF文字資料翻譯」為己任,似乎以cfzero開頭的ID在各討論區流竄,因為欠文稿而遭到通緝中…….

項目分類

最新回應
Re: 重開機偵測不到硬碟
Re: 重開機偵測不到硬碟
Re: 重開機偵測不到硬碟
Re: 重開機偵測不到硬碟
Re: 重開機偵測不到硬碟
Re: 重開機偵測不到硬碟
Re: 重開機偵測不到硬碟
Re: VMware啟動時出現「磁碟機中沒有磁片。請將磁片插入磁碟機 \Device\harddisk\Dr1」錯誤訊息
Re: VMware啟動時出現「磁碟機中沒有磁片。請將磁片插入磁碟機 \Device\harddisk\Dr1」錯誤訊息
Re: CFTV遭轉載之我見

Blog搜尋
 
內部搜尋

友情連結
CFTVNET
閃電霹靂車:進化之路

2007/3/31 下午 09:27:42

警專學生不雅照片曝光之我見

我就不相信「大利委」沒有年少瘋狂過

最近警專學生在慶生會上瞎鬧的照片曝了光,看到「大利委」的「激情指控」,我對這群年輕人感到憂心,倒不是他們的行為舉止,而是接下來的生活會很難過。

我在當兵時,因為服替代役,下班後五十幾個人窩在宿舍裡不能外出。男人呀,無聊的時候就會找樂子,找不到樂子就自己生一個樂子。於是呢,也不知道是哪個學長提議,每個月就用上面長官給的活動經費,幫當月壽星慶生。

頭開始幾次呢,也還過得和樂融融,反正就是買蛋糕,唱生日快樂歌,吹蠟燭,然後卡拉OK高歌,忘記是從哪一個學長開始,「愉快的慶生活動」後緊接著是「地獄的壽星凌辱」。

舉凡「肌樂讓你雞雞樂一下」,「奶油塗在乳頭上,讓壽星互舔」,「奶油抹雞雞」,什麼?雞雞油油的難清洗?幫你塗牙膏去油解膩。又尤其軍人都是發黑人牙膏,那種奶油與牙膏融合的快感是難以形容的。

不只這些,只要跟生殖器有關的變態玩法我們都玩過。不過玩歸玩,我們倒是有兩個基本默契,一是不管怎麼玩,不能鬧到讓長官知道,二是「地獄的壽星凌辱」絕對不拍照、不攝影,所以到我退伍前,我手邊所有的活動影片照片,全部都是「愉快的慶生活動」。

我的生日在二月,第一次遇到二月時,正好遇到過年,所以當月壽星就被遺忘,我很幸運的逃過一劫。次年二月,我乾脆唱完生日快樂歌後大跳脫衣舞,拖到一絲不掛。反正自己只要表現得很High,其他人反而不會對你怎麼樣。這個道理就像是「強暴犯喜歡看被害人掙扎」一樣,你越反抗其他人玩的越瘋,所以乾脆自己「下海」,自己脫總比內褲被人扯掉好。

最有印象的一次,是單位裡第一位學長準備退伍,他在單位裡擔任班長(替代役叫做管理幹部,但等同下士班長給薪),而且那個月還是他生日,於是我們就在他退伍前一晚,為他舉辦了一個難忘的「慶生會」。

同樣,一開始也是溫馨滿點,大家一起唱生日快樂歌,一同合唱軍歌同袍情,然後每個同梯學弟送上一段祝福的話。但是溫馨也就到此為止,首先壽星被扒到只剩一條內褲,其他人在壽星脖子上、乳頭上、鼻子上、大腿內側沾了奶油,之後各梯自行派兩個人來「吃奶油」,最後在肚臍上放了櫻桃,這個櫻桃是我同梯吃掉了,「好噁心、不過櫻桃好吃」同梯的感想。

原本玩到這裡也差不多該收了,沒想到有人起鬨、要壽星幫另一個同是管理幹部,而且很要好的學弟「咬」,原本這個學弟(也是我學長)也跟著起鬨說「來呀來呀」,沒想到壽星居然脫口說出「只要他敢脫我就敢咬」,頓時兩人氣氛尷尬,而其他人則在一旁鼓譟,最後妥協「壽星用牙齒靠在另一人內褲”那個位置”上五秒」,大夥期待歸期待,卻還是合作地把手機、DV等會留下證據的設備關機,然後窗簾拉上,不想看的人到門口把風。

最後就這樣裡外合作,然後兩人以「置死地而後生」的心情完成了創舉,而這個瘋狂的畫面,只留在弟兄們的腦海中。

每個男人堆中,或多或少都有這種「群眾暴力」式的行為出現,如果大家能夠玩到不傷和氣,睡一覺第二天還是好哥們好弟兄,我倒是認為「人不瘋狂枉少年」,不需要看得太嚴重。只是在玩之前,真的不要白目到留下影像證據,甚至居然放到網路上供人瀏覽,不管是私人部落格,還是加密相簿都一樣,這個行為簡直是找死。
本文所在:拉拉雜雜--心情雜記

此分類上一篇:感觸很深的日子

此分類下一篇:總統參選人要怎麼叫比較能吸引票源

訪客回應

訪客留言
訪客大名: 訪客信箱:
訪客留言:
驗證碼: